当前位置:温州商务网国学《蝶恋花·醉别西楼醒不记》晏几道所作,抒写离情别绪、人生聚散
《蝶恋花·醉别西楼醒不记》晏几道所作,抒写离情别绪、人生聚散
2022-08-08

晏几道,字叔原,号小山,北宋著名词人,晏殊的第七个儿子,二人合称“二宴”。晏几道善于写情爱生活,是婉约派代表诗人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晏几道所作的《蝶恋花·醉别西楼醒不记》吧。

或许与人自私的本性有关,所有感情的珍贵总是要在离别中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。因为正是离别的存在,才体现了相聚的珍贵。在离别的时候,还原出人的孤独,所以他才会思念,才会怀想在一起的好处。于是,古往今来的许多爱情故事,因为离别,而变得凄婉缠绵。所以“离别”成了许多古诗词作家释放情感的重要主题。如,晏几道。

晏几道年轻时,曾有过一段舒适安逸的生活。后来,他家道衰落,就连正常的衣食起居都成了问题。这使他深谙人生的无常。于是,他和“蝶恋花”一拍即合。

《蝶恋花》,词牌名,出自唐教坊曲,本采用于梁简文帝:“翻阶蛱蝶恋花情”为名。此词牌作者一般以抒写多愁善感和缠绵悱恻或心中愁的情感为多。虽有部分山水,但还是寄情于物的表现。自古以来,就有很多词人以《蝶恋花》为题,写出很多流传千古的优美词章。其中就有晏几道的《蝶恋花·醉别西楼醒不记》:

“醉别西楼醒不记。春梦秋云,聚散真容易。斜月半窗还少睡。画屏闲展吴山翠。

衣上酒痕诗里字。点点行行,总是凄凉意。红烛自怜无好计。夜寒空替人垂泪。”

晏几道说,醉中告别西楼,醒后全无记忆。犹如春梦秋云,人生聚散实在太容易。半窗斜月微明,我还是缺少睡意,彩画屏风空展出吴山碧翠。

晏几道说,衣上有宴酒的痕迹,聚会所赋的诗句,点点行行,总唤起一番凄凉意绪。红烛自悲自怜也无计解脱凄哀,寒夜里空替人流下伤心泪。

这首词是一篇抒写人生聚散的作品。此词没有事件的具体描述,而是通过一组意象反复诉说离愁的无处不在和无时不有。昔日欢情易逝,当日幽怀难抒,来日重逢无期,往复低徊,沉郁悲凉,都在这首抒写离情别绪的怀旧词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。

上片写醉梦醒来,感慨人生如梦如云,醉别西楼,醒后已不记得当时的情景,即使什么都忘了,可醒后有一点清醒的:人生聚散,像春梦,像秋云,容易消失。

起首“醉别西楼醒不记。春梦秋云,聚散真容易。”三句直切主题,抒发聚散离合无常之感。“醉”字言痛苦之深,“聚散”是偏义复词,实为“散”之意,“真容易”用语貌似平淡却由心直出,感慨强烈。而 “春梦秋云”则化用了晏殊《栏花》中的“长于春梦几多时,散似秋云无觅处”,用来比喻美好的情事不常而易逝。

接着“斜月半窗还少睡。画屏闲展吴山翠。”两句以眼前实景衬托自己的情绪。“斜月半窗”写出夜已深,表明作者处于长久的失眠状态,这是正衬;“画屏闲展”以拟人手法写出景物的平静悠闲,则以反衬透露出他的郁闷感伤。

下片写作者回忆起相聚时的酒痕诗文,感到哀伤,这燃烧的红烛也好像悄悄替人流泪。

起首“衣上酒痕诗里字。点点行行,总是凄凉意。”三句承上片“醉别”二字而来,酒痕与诗行契合无间,妙手合璧,引起无限凄凉意绪。“凄凉”在此明白地点明情绪,可谓水到渠成,同时又为末两句的描写做了铺垫。

接着“红烛自怜无好计。夜寒空替人垂泪。”两句化用了杜牧《赠别》中的“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到天明”而使用拟人化的表述,更曲折含蓄,反衬作者凄凉之状。

此词为离别感忆之作,意象清幽,缠绵凄婉,广泛地慨叹于过去欢情之易逝,孤怀之难遣,迷茫的意态和感伤的气氛平添了含蓄酸楚的氛围,颇有情调,所以比其他一些伤别之作,更加低徊往复,沉郁悲凉。